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许倬云:古代中国人,为什么信仰儒、释、道?
  • 发布时间:2020-02-07
  • www.hjmoon.com.cn
  • 作者:许倬云

    提到了中国人的信仰,许多人给出了答案:没有信仰。当然,有些人会说中国人不仅有信仰,而且已经通过文化进化融合了儒释道。信仰对中国人意味着什么?有组织宗教的世俗化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中国的历史进程?

    当一个人活着的时候,他是悲伤和烦恼的,痛苦不仅仅是快乐。当一个人别无选择,只能寻求解脱时,可能只有两条出路:一是想象一个幸福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人类不再受苦;或者回归自我检查,提取兴奋气质,自我追求。

    前者取决于外部,后者取决于内部。中国儒家更加重视后者,但他们也希望培养自己,然后缔造和平,建设一个更体面的世界。儒家思想的入世和美德是哲学。中国文化圈的其他渠道是以佛教和道教为主流的各种教派。

    在先秦时期,中国实际上有类似的有组织的宗教团体。战国时期的墨家应该是儒家血脉的一部分。然而,墨家本身就有“天”的信仰,“鬼”的认知,教主的“大王”,纪律和组织。

    当墨家谈到“明鬼”时,它实际上不仅涵盖了死灵法师,还涵盖了所有的魔法力量,只有墨家没有在这方面发挥更多的作用。

    因此,我们看到的“明鬼”部分似乎只谈论死者的外表,我们不确定这些外表是报应还是幽灵的威胁。

    汉代墨家的学术分类被纳入道家。因此,虽然墨学在汉代逐渐消失,但其经典却在后世从道经中被重新发现。墨家学说的出现和消失只能说是中国本土有组织宗教形成前的流产中断。

    中国文化圈,包括中国、日本、朝鲜和越南,仍然把儒家思想作为其主要的思想体系,所以无论佛教和道教多么繁荣,儒家思想的主流地位仍然是不可否认的。

    儒家思想本身并不是一种宗教,但它也有着深刻的宗教情感:谨慎到底、追求遥远、崇拜功德和回报美德都是密切的情感。

    让我们以文天祥的《正气歌》为例。他把历史上那些模范人物视为正义的中心:

    “天地有正义,这是多方面的,大地是河山,天空是太阳之星。”

    正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这就是他所说的忠诚和忠诚。他们把自己的生命寄托在正义上,为了保持正义而牺牲自己的生命。这是一种宗教情绪!可见的事物存在于宇宙中,如山和人体只是载体,只有以正气为代表的宇宙精神才是永恒和真实的。

    儒家在这样一张面孔下,虽然没有宗教名称,却有宗教现实。因此,如何与儒、道、释相处,是中国文化圈里处处都会遇到的问题。

    《正气歌》余有仁汉代书

    《太平经》无疑是道家学说的来源之一。

    《太平经》最突出的组成部分是平等、财富、地位、声誉等概念。会阻碍人类社会应该有的“平等”。二是内部培养和提升个人道德,以达到一定的品格。

    这两个人基本上可以被看作是寻求幸福世界并试图在这个幸福世界中改善自己性格的道教徒。要得出《太平经》的确切来源是不容易的。

    我认为汉代儒家有一个《礼运大同篇》描述的大同世界,这个大同世界必须经过小康社会的阶段,小康社会本身就是一个三阶段的发展。

    然而,《礼记》描述的大同世界取决于古代国王,而不是未来的新世界。与此同时,汉代儒家思想有一个天人感应的普遍体系,将超然的神力与自己的行为联系起来,形成一个相互呼应的体系。

    儒家思想最基本的思想当然源自孔子时代。特别表扬那些需要通过反省和自学培养高尚人格的人。这些特征也与《太平经》提出的一些概念非常一致。

    他们带来的零星经典,在儒家思想和《太平经》铺就的舞台上,已经有了良好的发展土壤。只有这样,佛教才能在中国逐渐发展成为一种大规模的有组织的宗教,具有2000年的强大生命力。

    佛教最初出现时,那些零碎的经典被拼凑成所谓的《四十二章经》,但实际上却缺乏系统的主要经典。大多数早期传教士来自中亚西部地区,那里的佛教受到启示信仰的刺激(这一部分将在下文解释),并转化为大乘佛教,这与印度最初的佛教大相径庭。

    佛教名词最初是用梵语讨论的,梵语是一种印欧语,与中国的汉藏语中的汉语大相径庭。

    因此,当把许多名词和句子翻译成汉语时,他们借用了中国原始儒道的一些名词。这就是所谓的“哥儿们”,这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宽容。

    这一缺陷要到唐朝大量佛教经典进入中国后才能得到纠正。

    在南北朝时期的五胡十六国,一些胡君主认为佛教在中亚和西部地区的传播与他们自己的民族血统密切相关,所以他们成为佛教的保护者。

    其中,鸠摩罗什在姚勤的支持下翻译了一些重要的经典,其中许多仍为佛教所用。

    鸠摩罗什(344-413)

    唐朝玄奘西游取经,带回了大量经典。他一生都在大吉安,翻译佛经和教导弟子。他带回的梵文佛经被直接翻译成中文,与鸠摩罗什等人翻译的早期经典大不相同。《玄奘》翻译的印度文学实际上包含了许多印度文化本身的哲学、美学甚至文学作品,这些都不完全是佛教的宗教文献。

    这些经文对于将印度文化引入中国具有重要意义(不幸的是,由于佛教经典的掩盖,中国学者除了佛教之外,没有努力探索印度文化)。

    唐代翻译的大量经典对不同时期的原始佛教解释有不同的意义和侧重点。如果一些僧侣把他们对印度佛教的解释建立在某些经典的基础上,他们就会成为一个教派。

    当佛教在唐宋时期达到顶峰时,有十多个主要教派。宗派主义当然反映了佛教的繁荣,但也不可避免地使佛教呈现出深刻的学术性,降低了对大多数信徒的教学功能。

    当时的宗派包括吕宗、石成派、居士派、三伦派、涅派、德伦派、禅宗、舍伦派、天台派、景宗(净土派)、尉氏宗、华严派、潭宗十三个宗派。

    在这13个案例中,涅归入天台,地论归入华严,舍伦归入魏实。

    到目前为止,只分发了十个案例。后来,柯决定这十个案例都归入大乘经典。

    因此,在中土大乘宗派中,有八个宗派是有影响的,至今仍然流行:三伦派、天台派、华严派、尉氏宗、绿宗、禅宗、净土宗和密宗。

    主要教派的特点通常用两句话来解释:“米芾禅贫穷、方便、干净。他很有耐心,而贾祥是空的。中国传统法律严格修身,天台宗由正义组织。”(每个案件的名称,所谓“嘉祥”指的是三篇散文,因为它的中心是嘉祥寺。其余的不需要解释,但它们一眼就能知道。)

    在中国的八大佛教宗派中,意识构成了理想主义的世界观。这三种理论都在进行哲学论证。华严和天台可以并列为哲学美学理论。真言接近这种方式。法律学注重纪律和标准,这是任何有组织的宗教必须具备的基础。理论上,所有教派都离不开法律教学。禅宗注重佛教的个人意识和直觉本质。

    太虚大师说:“禅是中国佛教的特色。”教派不能脱离这些基本精神。

    自晚唐以来,净土宗的信徒数量不断增加,其他教派逐渐成为高深佛教的研究者。然而,对于一般的信徒来说,有一个

    《慧能砍竹图》,南宋画家梁凯的作品《中国民间建立宗教的条件:宗教组织、崇拜仪式、职业牧师和固定信徒》。佛教传入中国也刺激了道教的发展。

    考古线索表明河西丝绸之路是佛教进入中国的路线之一。华南从印度穿过中国西南河流的纵向山谷,即所谓的“西南丝绸之路”,这是一条传播路线。在江苏连云港,孔望山的佛教遗迹表明,经由海路进入中国可能是佛教传入的第三种方式。

    在道教本身的发展史上,四川恰好有许多早期道教的遗迹,最显着的是汉中的五道密道,这显然是石天道教的重要来源。

    从汉代以后的魏晋南北朝开始,四川就有大量的道教人物。更有可能的是,中国西南的原始民族已经发展了巫师传统,这为道教的发展提供了当地条件。

    黄巾军兴起于东汉末年。青州和徐州是黄巾军活动的重要地区。公元一世纪,汉明帝的兄弟王楚英信仰佛教,因向“宝塔”致敬并与炼金术士交朋友,意图反抗而被降职自杀。

    三国丹阳人被合并,隶属徐州牧陶谦。夏皮说。他建造的佛寺能容纳3000多人。他经常沐浴佛祖,摆酒和米饭来吸引信徒。

    曹操攻占徐州,带着数万男女和3000匹马逃到广陵。这两个佛教徒相隔一百年。从他们的事迹可以看出,佛教正在清徐地区迅速发展。黄巾起义运动与天师学说密切相关。上述佛教的发展应该与道教的发展有关。

    简而言之,从这些线索来看,道教发展的两个主要领域西南和东海岸与佛教传入的两个渠道相当一致。

    可以说佛教和道教在中国的发展几乎像双胞胎一样。当然,所有这些都是推测性的词语,要核实它们并不容易。也许有一天一些考古数据会提供一些可用的证据。

    在道教的发展过程中,五多米路从一开始就在他们心中组织了一块幸福的土地。他们在社区内互相帮助,互相补充:在经济上,他们分享公共资金帮助穷人,当地医疗设施和组织治疗疾病。

    东黄巾军的教义可能来源于《太平经》的平均主义和对“三官”(天地水之神)的信仰。这两者结合起来形成了乌托邦式的信仰。

    在这个层面上,如前所述,人类的宗教情绪最初是期待一个平等互助的组织。

    道教从零开始,在思想上大量借鉴道教。在道教方面,它从最初的“玄教”(巫信仰和自然崇拜)发展到技艺编号。在此基础上,它发展了"符",这是一套道教,消除灾难,祈求祝福,控制鬼神。

    始于魏晋时期,民间医术与呼吸方式融为一体,形成了“但丁教”的道教:医学是用来形成外丹,内丹是用来修炼的。黄府和但丁成为道教仪式和道教的两个特征。

    唐朝皇室名叫李氏,因此道教成为国教。宋代,尤其是北宋后半期,君主信仰道教,所以唐宋时期对但丁和黄府的研究非常流行。道教的符技艺不断延续,明朝朝廷也希望通过符来寻求长生不老。

    南方正一派,即后来江西龙虎山张天师的道教,由于上层的支持,甚至称张天师为道教的世袭领袖,长期以来成为道教的主流。

    金元占领了北方,汉族土地上没有汉族统治者。然而,河北的新道教转向民间。“夸”

    这些记录表明全真教当时的活动在教育、医药、保健、水利和交通方面取得了各种成就。他们还致力于维护当地的公共秩序,并尽最大努力打破和调和政府与人民之间的关系,使普通人民能够过上更加和平和稳定的生活。这些任务是尽最大努力建立一个接近地球理想的社会。

    王重阳,全真教和全真七子的创始人

    自汉代以来,儒释道一直是中国人的主要信仰。此外,中国文化不断接受其他外部影响。

    最重要的是中东和中亚流行的一些信仰。

    我认为,无论是基督教的东方教派,中国所谓的“基督教”(NestorianChristian),伊斯兰教兴起前盛行于中东的启蒙教派,还是兴起于印度北部和巴基斯坦并盛行于中亚的大乘佛教,其最早的根源都是波斯文化体系中的琐罗亚斯德教及其衍生的摩尼教。

    琐罗亚斯德教,也称为琐罗亚斯德教

    当时在中亚和西亚盛行。琐罗亚斯德教是古代波斯遗留下来的,它主张在灾难中幸存下来的救世主启示新的天地。

    古代波斯的世界观是光明和黑暗的。他们认为人类的命运分为三个阶段:从不清晰的光明和黑暗,到光明和黑暗之间的斗争,到第三阶段,当光明战胜黑暗,这是一个新世界。

    在这个新阶段,人类获得了永恒的幸福。神圣恩典的“许诺”概念,从波斯向南辐射到犹太教、基督教和后来的伊斯兰教,都有在新世界永生的希望。

    这一理想可能与印度佛教相结合,原始佛教本身将超越自己的“自我度”,发展成为“人性度”,让未来的人类有希望永远摆脱生活中的各种苦难。在中亚和西部地区,从秦汉到隋唐,中国曾多次见到这样的启蒙教派。琐罗亚斯德教的第一位神是阿胡玛兹达,在抢劫的最后几天,密特拉是启示的救世主。密特拉的名字在不同的教派有不同的拼写,但它似乎会保持不变,发音也基本相似。

    因此,季羡林认为阿弥陀佛和弥勒也是“密特拉”。琐罗亚斯德教传入印度后,只有在印度佛教中,它才发展成为西方净土佛,在三次抢劫后拯救了世界和未来的佛陀。

    儒家思想在中国人中间的权威相对较弱,尤其是在底层。拯救的承诺为一般底层人民提供了食物。

    从上述汉代的《太平经》信仰到黄巾信仰,一部分转化为道教,另一部分接受摩尼教(波斯琐罗亚斯德教),转化为北宋方腊的“吃菜服鬼”信仰等。最终成为元代开始兴盛的白莲教。摩尼教的教义之一,《大力士经》 ”,一种寄生在民间底层的信仰,从未中断过,但在不同时期以不同的名字出现过。

    虽然这些低级教派只希望有一个新天新地降临人间,但他们也在许多地方接受和融合了佛教或道教的一些教义,形成了一个多宗教的民间教派。

    在接受佛教的过程中,弥勒信仰最初是佛教与西域救赎信仰相结合的产物。弥勒佛是释迦牟尼之后的未来佛。“龙华三会”后,所有的人都得救了,永远安全。弥勒派和上述白莲派在宋明时期经常分裂,展开了多次反政府的民间斗争。

    这些民间教派实际上是混合信仰,他们还吸收了许多民间传说甚至文学作品中的材料,这些材料一直延续到中国民间。

    元朝末年,他们从白莲教运动转变为拜火教,再转变为朱元璋领导的农民起义,建立了明朝政权。

    清代,在甘嘉统治时期,白莲教的活动开始传播到中原和湖广。晚清时期,白莲教等教派又以义和团的名义出现

    在这里,一片宁静祥和的净土是另一个与庸俗地球相对的宇宙。在这里,信仰佛教而没有恶行的灵魂不需要转世。因此,这里不会有更多的困难,当然也没有必要等待弥勒倡导的三次抢劫后的最后一次生命。

    从阿弥陀佛信仰到观音信仰。观音原本是阿弥陀佛的侧翼菩萨之一,也是阿弥陀佛的主要助手。

    在印度经典中,观音菩萨原本是男性,但自从她进入中国,她的功能是成为仁慈的救世主,所以她逐渐转变成母亲的形象,成为女性菩萨。

    在印度经典中,观音有33具身体,是各种各样的形象,包括几个女性形象。

    但在中国观音信仰中,观音像母亲一样出现,安慰和减轻各种痛苦和苦难的灵魂。

    第三波发展是阿弥陀佛旁边的地藏菩萨。从最初的意义上说,“地球”和地球一样大,“西藏”和西藏一样深。

    但是当“地球”和“西藏”结合在一起时,汉族佛教把他解释为地下世界的救世主,也就是地狱的救赎者。地藏菩萨曾发誓:“地狱不是空的,发誓不成佛。”

    阿弥陀佛信仰的三个等级,与弥勒信仰相比,属于个人层面,无意在群体层面寻求新世界。

    这一选择使观音和西藏信仰成为人们最普遍的信仰,并取代弥勒信仰成为佛教中非常重要的信仰。

    清朝地藏王菩萨雕像

    道教的理想世界不是在外面,而是在世界上。道教但丁教的实践也是个人的。外部炼金术在很大程度上依赖药物来寻求精神和身体的长期存在,即永生。

    这个学派的方法最初是从炼金术发展而来的。后来,它与中医养生理论相结合,成为一种使用药物来维持健康和延长寿命的方法。内丹学派希望使一个人身体中的阴阳因素在自己的身体中重组,成为一种精神本体。这种精神本体不受身体新陈代谢甚至死亡的限制。当精神自我超越身体的“元神”时,它可以与不可持续的身体分离,永远存在。这是不朽的领域。

    在道教中,大地上的神仙和白天飞翔的神仙都描述元神最终脱离了身体,成为一个不朽的自我。道教中的八仙是声称永生的神仙。

    这八个角色包括男人、女人、昂贵和廉价。不同行业和不同身份的人有不同的形象。事实上,它们旨在表明世界上任何人都能获得不朽的不朽。

    道教的理想世界已经成为道教经典中列出的36个洞窟和72个吉祥之地,其中一半以上是道观或道教宗派的基地。

    这些地方通常在山野的深处,甚至在海上未知的地方。一些学者认为,陶渊明的桃花园实际上是道家思想中一个理想的幸福之地。只有通过洞穴,一个人才能在不受外界干扰的情况下到达这个和平宁静的社会。

    为了考察历史,道教天师组织了一个互助、平等、互利的福利会。如上所述,山野有许多道观,如青城山、武当山和龙虎山,在近代仍然是着名的道教圣地。

    道士可以结婚成家,就像普通人一样。道观通常是几个家庭的集体组织。道教宫观也是一个小型的自助团体,有或没有相互沟通和帮助。

    北京颐和园长廊中的桃花源画

    我自己看过。北京的白云观正在进行修复工作。寺庙里几乎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都参与了各方面的修复工作。在后院的家中,路上的男孩和女孩也在被他们的母亲姐姐和哥哥教导阅读经文。

    抗日战争期间,我曾住在湖北。在京湘之间的许多城镇里,几乎都有武当山道教宫观的分支,称为下殿。

    他们是当地的活动中心。日军入侵湖北时,农村民兵帮助日军抵抗日本侵略者。这些民兵中最常见的是武德道士

    因此,在中国的民间,或者更恰当地说,一些文化精英阶层的人,一只脚踩儒家思想,一只脚踩民间,他们将尝试如何将这些不同的信仰整合到一个系统中。

    福建林兆恩倡导夏教,主张儒、道、释三教合一。夏教持续了很短一段时间,并且相当具有地域性。然而,后来各地发展起来的类似运动几乎都有夏教的影子。

    以夏教为代表的三教合一的观念在许多知识渊博的读者中并不少见,因此他们可以完全接受家庭其他成员选择的佛教和道教信仰。民国时期,有一段时间,一些人发起了“儒学”的组织。这项努力没有成功。

    然而,有一个所谓的“红社”,它是一个三教合一的组织。它的总部在济南。创建该协会的一群男女平等参与发展和管理工作。从民国初年到抗日战争,红社发展非常迅速。

    那时东北已经沦陷,红社和东北满洲里政权下一样生机勃勃。在我的家乡无锡的红色万字社下,也有许多佛教祈祷会和所谓的“圣徒”。前者是许多家庭主妇,特别是老年女性的频繁聚集地,而后者是一群没有人依靠的老年人。几个人被组织成一个共同的生活单元。

    在这些组织中,佛教诵经部分属于净土宗的高佛教名称,而禅修部分与禅宗和道教禅修没有什么不同。红色字里没有神职人员,在道观里祭神,在佛寺里拜佛,在自己的家和祠堂里祭祖。

    我祖母是无锡红社非常活跃的人。在她的卧室后面是另一个小庭院,那是她的佛寺。其中有儒、道、释的主要雕像:最神圣的祖先观音和老子。

    他们在佛教祈祷会上宣扬的主要文件是《黄飞鸿二之男儿当自强》,它提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现象。这群老年妇女是当地慈善机构的主流。冬天救济穷人、孤儿和寡妇是他们全年按时推进的所有任务。

    民俗,罗娇,明朝的一个士兵组织,最初是在船夫、民工和守卫交通路线的士兵中发展起来的,后来广泛传播到黄河、长江、淮河甚至东南沿海。他们称教主为“螺祖”。螺祖岸经常出现在各种水上和陆地码头。一些无家可归的老人在今年剩下的时间里把螺祖安作为他们的家。

    罗教融合了禅宗和道教的许多教义和传统。罗从禅宗吸收了“心生万物”的概念,认为人类的苦难是由心的欲望造成的。因此,罗追求无为,放弃达到最高境界的欲望。

    罗娇从一开始就声称自己是禅宗信徒。同时,骆家辉还吸收了道家的“道玄”概念来解释世界的形成,认为世界是从一个真空的故乡形成的,演变成了世界上的一切事物。因此,外在世界不是像禅宗那样从内心产生的,而是事实上存在的。

    佛教,上述八大教派,在现代只有净土和禅宗最为繁荣。如前所述,这是因为其他教派有更多的学术要求。净土的奉献者注重他们对佛教的信仰,把念佛作为他们的功夫。

    禅以“指向真理”的顿悟为出发点,注重敏锐的理解而不是写作。禅宗的“锐缘”依赖于一件事和一件事来触发佛教的灵性和启蒙,不太重视经典的学习和阐释。对于普通信徒来说,禅宗也是一种方便的方法。

    晚唐时期的中国佛教在禅宗中尤为繁荣,禅宗后来与纯粹的禅宗结合在一起。

    近代佛教界有许多圣人:禅宗派禅宗和虚云派,净土派派尹光派,法派派弘一派,

    唐朝以前,两大宗教处于制度建设时期,从无到有,从浅到深。到了唐宋时期,它们已经成为中国有组织宗教的两大主流。

    佛教和道教都被分成许多教派。所有这些教派最初都是基于其教义的不同而发展出自己独特的侧重点。例如,佛教的毗湿奴派和华严派都是从对教义的深刻讨论开始定义的。

    道教也是如此,它包括内部、外部、但丁和黄府等各种教派。唐宋时期,尤其是宋代以后,佛教以净土和禅宗为主,道教则以北方新道教之一全真教和南方龙虎山正一教为主。

    在这个阶段,佛教和道教的教派逐渐倾向于民间,也更倾向于个人的信仰,即信仰比教义的讨论更重要。这种发展逐渐将有组织的宗教引向民间。

    唐代桑树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hjmoon.com.cn 技术支持:唐代桑树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