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教育培训 > 正文

一头驴就是一个小银行——东阿阿胶打造驴产业价值链助推精准扶贫_吾谷网
  • 发布时间:2020-01-14
  • www.hjmoon.com.cn
  • “驴子是小银行”和“养驴子脱贫,养三头驴子致富”在山东省聊城市东阿县随处可见。

    一头驴能带来多少收入?东安县桐城街鹿庄村的农事专家汪道荣给出了答案:“一斤驴奶24元,一只500斤母驴每天能产3斤奶;一只好的成年雄驴可以卖到5万元,并在两到三年内长大。驴肉的价格已经超过了牛肉的价格。可以说,一切都是珍贵的!”经过多年的养驴和阿胶扶贫示范工程,汪道荣终于脱贫致富。

    从收购山东省国家良种驴繁育基地无棣县开始,到目前为止,内蒙古、甘肃、新疆、辽宁、云南、山东等国家的主要驴产区已建成20个标准驴药繁育示范基地。14年来,东阿阿胶有限公司尝尽了各种酸甜苦辣,探索了驴产业发展与精准扶贫的结合,走出了产业发展与“养驴脱贫”齐头并进的发展道路。

    延伸驴产业价值链:给驴主希望

    汪道荣是东阿县第一位职业驴养殖者。2013年,东阿阿胶在东阿县实施了驴养殖扶贫示范项目。汪道荣是示范家庭之一。东阿阿胶投资7万元帮他建养殖场,派35家公司帮他养殖怀孕的德州驴,帮他成立天龙富民驴专业合作社,并指派技术人员跟进并提供所有养殖技术服务。

    2014年,35头驴出生了。公司以目前4000元/头的市场价回收,汪道荣的净收入为元。该公司还帮助他开发驴奶产品,并带来了大量收入。尝过甜食后,汪道荣现在把种植规模扩大到了近100头。

    "如果同心县的每个贫困家庭每年都养一头母驴,生一头小马,平均每个家庭每年可以增加收入3000元左右。"宁夏回族自治区吴中市同心县县委书记马洪海说:“这将帮助同心县2000多户贫困家庭达到扶贫标准,解决“最后一公里”的扶贫问题是有希望的。”

    今年5月,吴中政府、东阿阿胶、宁夏地泽农业有限公司在同心县举行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同心县下马关镇三山井村和吴中红寺堡区黑驴养殖基地同时奠基。据估计,到今年年底,这里将饲养1万头黑驴,带动同心县2000户贫困家庭达到人均年收入3000元以上的扶贫标准。

    “养羊受到羊肉持续低价的影响。养牛既昂贵、困难又有风险。相比之下,陕甘宁地区一直有养驴的传统。驴易于饲养,无流行病,风险低,收入有保障。”谈到选择驴养殖业作为扶贫的主要方向,马洪海感触颇深:“养驴收入高,技能高。它不仅提供肉、奶、皮等传统的主要原料,还深度开发阿胶,提取孕妇驴血、驴胎盘等有价值的中药和保健品。这使得驴子的“价值”翻了两番。在综合考虑的基础上,我们选择了驴养殖这一独特的朝阳产业作为工业扶贫的方向。”

    驴子是饲养传统畜牧业还是食品和药物加工业?不同的概念带来不同的好处。

    ”近年来,阿胶、阿胶乳等高端滋补保健品的价值不断增加,由于阿胶等原料的短缺,供不应求。为了解决原材料问题,驴养殖者必须有希望,从源头上解决问题。如果农民不赚钱,阿胶行业就没有未来。”秦玉峰,

    “事实证明,养驴挣不了多少钱。在过去的两年里,驴皮和驴肉的价格都上涨了。养驴比养马挣得多。”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后兴隆地村最初养马的村民韩瑞奇说。后兴隆地村村委会主任陶志富说:“养3到5头驴一年可以增加收入1万到2万元。村里三分之二的贫困家庭因为饲养驴子而变穷。”现在,在从这个高起点规划的“东街额角希望村”(Donge Ejiao Hope Village),农民拆除平房建房,全村发展了以驴产业为依托的庭院经济,采摘编织。整个村庄已经由穷变富了。

    2008年,东鄂阿胶、巴林左旗政府各投资200万元,成立了一个驴养殖扶贫基金,专门用于支持专业驴养殖合作社的成立。农民每养一头驴,基金就补贴1000元。该公司负责收购所有黑驴,并根据市场价格每头增加400元。连续三年引进优良种驴,推广人工授精和改良技术,建立54个改良点,用优质东阿黑驴改良25,000头本地灰驴,带动1万多户贫困家庭。

    内蒙古敖汉旗万子镇有6个贫困村,其中5个贫困村的522名穷人通过养驴脱贫。其中,75%能够工作,25%不能工作。有劳动和养驴脱贫的能力;如果他们失去工作能力,村委会将集中他们的扶贫资金和贷款给驴养殖社区管理。养驴社区将每年按比例发放红利,以实现长期稳定的扶贫,防止贫困家庭“重返贫困”。

    2015年,东娥角向敖汉旗捐赠500万元支持产业发展,与敖汉旗革命老区促进会500万元捆绑,存入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作为驴养扶贫担保基金。这500万元是共同担保和补贴的。500万元按1: 10的比例放大,形成5000万元贷款基金,其余500万元用于贷款贴息和大规模支持。每户发放贷款3万至5万元,贷款周期为3年。农民饲养的驴在出售时保证被阿胶回收利用。根据敖汉旗计划,三年内全旗将有38,500名贫困人口脱贫,其中三分之二将通过驴产业脱贫。

    不仅在内蒙古,而且在新疆南部,东部阿胶联合政府建立了大型驴养殖基地,帮助农民改善驴的品种,发展驴养殖合作社。在云南大理,东部阿胶联合政府建立了一个捐赠优质驴的基地,并将其辐射到缅甸,以驱使邻近的农民饲养驴。在山东省聊城市,东娥角充分发挥龙头企业的主导作用,开创了“政府企业银行合作社”的合作模式,实施了聊城市养驴扶贫五年行动计划。宁夏同心县采用“公司基地农户”的耕作模式,以基地为主体向银行“批发”贷款,然后发放到每户,减少了手续和利息。贷款带来的好处最终落到了贫困家庭身上。目前,东鄂阿胶因地制宜发展的合作开发模式找到了脱贫致富的好办法。

    专注于R&D:增强驴产业的竞争力

    有人说养驴需要很长时间,效果很慢,不如养牛、羊和猪有效。对此,秦玉峰并不同意:“虽然养驴周期长,但可以有效一到两年,其效益无法与牛羊相比。以一头成年母驴为例。驴奶每年可以卖到6000元,怀孕的驴血可以卖到2000元,后代小马可以卖到5000元。因此,母驴一年可以生产元,比

    为了保护上游产业链的建设,东鄂角积极向政府申请将驴养殖纳入国家“菜篮子工程”,并积极争取国家和地方农业产业扶持资金,支持驴养殖业的发展。通过积极争取政策支持,解决了驴产业的瓶颈制约,促进了驴产业健康发展。

    我们的记者杨久东崔莉

    日期归档

    唐代桑树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hjmoon.com.cn 技术支持:唐代桑树信息网 | 网站地图